童年生活 ??
????? 发布时间:2019-10-10??? 【打印】【关闭
??????

我从小生活在大山脚下,那里有煤矿,我是煤矿子弟,我是大山里长大的孩子。这几天翻到儿时伙伴拍摄的旧学校照片,那里是我读小学的地方。那时候日子不富裕,吃的不太够,玩儿的也不多,日子像秃山一样灰蒙蒙的。可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愿意一切重来,因为那里有我满满的童年。

回来说学校,学校可有的说了!三年前的夏天陪父母上山,回来也写了日志,说过好多。今天牵出絮叨这根线的,是朋友照片里一个细节。你会猜到吗?

就是校门口的四个字:“不准爬山”。哈哈哈哈,我笑了很久,甚至笑出眼泪!

不准爬山。这个禁令的内涵有深意。怎么说呢?还用爬?我们就在山上啊!所以这个禁令是不是有效不好说,反正首先我觉得这是至少全县范围内一个比较特别的禁令。其次倒让我想起上学时候。

那时候中国教育啥样我们不知道,我们只知道我们学校啥样。上午完整的四节课中间做第八套广播体操,我做得很卖力,自我感觉应该也很好看。下午两节课后就没事儿了,然后老师说接下来是课外活动,我们都自觉理解为校外活动。去附近转转,去同学家转转,也去校门外的山上转转。

不打算远走就在校门北边的沟里,有一片草地,蚂蚱是我们的伙伴——如果相处时间的长短真能标志感情的厚度就像日久生情——山上的孩子管它们叫蹦(第一声)头。

校门北边有一道沟,往西顺着山脊下去听说还有村庄,反正只要不朝东,朝东我就回家了。朝东我也经常带同学来家玩儿。现在想其实从来没啥好玩儿的就像我被同学带去家里玩儿,不过是跟家长打个照面叫声叔或姨然后溜达一圈再出来,大人们习以为常我们也习以为常。话说那个年代的女人也很忙碌,就看我的妈妈,在我的记忆里感觉妈妈越来越了不起。那时候她不只忙于各种内事外事,还得经常自己消化我爸的坏脾气。我爸是那种不留神让智商抢夺了大部分情商的领地那种,有一回好像他也马上意识到问题又放不下面子,叫我和姐姐赶快去追夺门而出的我妈。在那条弯弯曲曲疙疙瘩瘩的通往厕所的小路上,我妈说:你们俩先回去。我们就傻乎乎回去。回去被我爸厉声训斥笨蛋然后又追出去找我妈……忘了怎样结局,基本上是我妈输给了两个孩子。

葛优瘫一样歪在沙发上写到这儿,眼睛里进了沙子。有时想起我们这一代的夫妻关系都还好,就觉得自己好像站在山峰,看着我妈在谷底挣扎,无能为力。

好在不总是这样的日子,或者既然过得来,想必过得去。

偶尔想,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可谁家的日子也是一地鸡毛。一念天堂一念地狱。想法是座山,有时候我们就是爬不过去,还是得有魄于常人的毅力啊!(官厅服务区  张鹤)